【无声新闻】日本聋哑女性当选地方议员

发布时间:2018-06-14 10:04:08(来源:)

通知重要声明
即日起,无声新闻网发布的所有新闻,如若没有得到站长的同意,一律不得转载,不得抄袭,不得出现在其他的网站上,不得用于商业活动。如若被发现违规者,轻则举报投诉,重则联系微信客服与公安相关部门,进行冻结其网站。


文内图均为“笔谈女公关”齐藤里惠


【编者按】在4月27日结束的日本东京都北区议员选举中,“笔谈女公关”齐藤里惠获得6630票,首度当选地方议员。齐藤里惠1岁多时因患上脑膜炎导致失聪。又聋又哑的齐藤里惠从23岁起,开始在东京银座的高级酒店做酒店小姐。她虽然无法说话,却能藉由纸笔跟客人谈心成为当家红人,齐藤里惠被冠上“笔谈女公关”的名号。2009年,她的月收入已高达7万元人民币,是银座收入最高的女公关。

在获知高票当选东京都北区议员后,齐藤里惠用平板电脑回答了记者的提问,她写到:“要为少数派发声,希望能实现无障碍社会”。

齐藤里惠曾接受出版社邀请,出版了传记《笔谈女公关》,该书还拍成同名连续剧。2009年底,这本自传销量已突破12.8万本,在其故乡青森的大型书店,超越村上春树的《1Q84》,登上畅销书榜首。

齐藤现在已辞去酒店的工作,用笔谈从事演讲活动,她同时也是单亲妈妈,独力抚养4岁的女儿。本文选自《笔谈女公关》中文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经上海译文出版社授权使用。

“您那条阿玛尼的领带好漂亮啊!”

作为银座的公关小姐,当客人系着一条崭新的名牌领带光临时,如果你只是投之以如此赞美,那你只能算是二流公关。

“您的领带和您很相配呢,真是漂亮!”

不但要赞美领带,对其主人也要加以溢美之词。不然,是不会讨得客人欢心的。

就像这样一句极为平常的赞美,也会因措辞的微妙而导致工作业绩的极大差异。这就是公关小姐的世界。更何况我所工作的银座,是日本首屈一指的夜世界。这里可以说是女人们炫丽的舞台,可竞争也是残酷的。

这充满激烈竞争的夜银座,就是我现在工作的地方。我从地方小城来到东京,为成为银座一流的女公关而奋斗着。这些与其他女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同,唯一有所不同的大概就是我是一个耳朵根本听不到声音的听力残疾者。

患有残疾的我,与客人交流的手段是笔谈。我是通过笔记本与客人交谈、会话,通过文字交流来接待客人,使客人愉快地度过银座的夜晚的。

平日里我是怎样与客人进行笔谈的呢?就此我想稍作一些介绍。

W先生,某私立大学教授,也是电视杂志争相邀约的文化名人。他总是行色匆匆,每次来银座喝酒,都是临近打烊时分,即便早来,也是喝不了几杯便会离开。

即便如此,他也总是开开心心地来喝酒,似乎很享受这种生活。可是有一天,来到店里的他,样子有些奇怪。

“W先生,好久不见!昨天电视上的您也很帅啊。”

然而他给我的回复却只有一个字。

“忙。”

看他一脸疲惫,于是我给他调制了一杯淡淡的加水威士忌。

“别太勉强自己啊。”

看到我的微笑,他心中的郁闷一下子爆发了。

“工作忙这没有办法,倒是我太太最近提出要跟我离婚,说是‘你光忙去了,把我都给忘了’。”

“跟您太太好好谈谈嘛。”

“也是……不过,我很忙,这她是知道的,真是搞不懂她怎么会突然跟我提起这些来。就是因为我辛辛苦苦工作,她才能过着优雅的生活啊。”

他喝着威士忌,一脸困惑。

“索性离了婚,跟里惠你结婚吧。”

他这样写着,神情却依旧阴沉。我心想,他还是应该尽早和太太谈谈才好。

“‘忙’这个字是写‘亡’了‘心’吧。‘忘’也是‘亡’了‘心’。您和您太太不妨好好做一次旅行来找回‘心’,怎么样?”

W先生接过本子凝视良久,然后他轻轻点点头,扬起脸来笑了。

“抱歉,今天我要早点回去,去跟太太谈谈。”

那之后,许久他都没有来过店里,不仅如此,电视上也没有再见到他的身影。

我正有些担心,不知他怎样了,这时,他又来到了店里。

“电视台的常规栏目,我暂时都给推了。另外,这次学校放假,我和太太好好地出去旅游了一番。”

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往日的神采,那天的他,酒喝得很是尽兴。

看到客人能够因为在银座度过的片刻时光而重新振作,这对于公关小姐来说,是最大的喜悦。

我,尽管听不到声音,却也并不例外。有时,笔谈比普通会话更能打动人心。

笔谈术的入门技巧就是要看清对方,斟酌词句。笔谈需要用眼睛品读文字,因而落笔时更需格外慎重。这也是银座公关小姐的基本常识。

我从青森来到夜晚的银座,已经快有两年了。最初,我很不安,担心自己能否胜任银座公关小姐一职。雇用我的那家俱乐部,一开始也是半信半疑。

“耳朵失聪,能干好公关吗?”

当然,谁都会抱有这样的疑惑。即便是现在,也时常会有初次光临的客人,向我投以惊讶与好奇的目光。

我打消了众人的疑虑,现在仍在银座做着公关小姐的工作。这都归功于我的接客武器——笔谈。

“用笔谈会话,能行吗?”

也不知有多少人问过我这样的问题。

我的回答是“Yes”。

现实中的我,就是通过磨练自身的笔谈术,在这夜银座一路打拼过来的。

对此,我将在本书中为您做全面介绍。

我的失聪发生在我年仅1岁10个月大的时候。由于那时年纪太小,所以对于以前那个有声音的世界我已完全没有了记忆。19岁时,我接受了人工内耳手术,在内耳植入电极,试图以通过电流刺激听神经的方法来恢复听力。然而,康复期间出现了剧烈的头疼症状,最终,也没能恢复听力。

可能大家会有一个固定观念,认为像我这样的重听者(编者注:一般指患有一定程度听力问题的人),都是通过手语来交谈的。近来,出现了很多以重听者为题材的影视作品,其中的主人公们都是操着熟练的手语。然而,现实中也有许多重听者基本不会手语。我的手语就是入门水平,不用说是复杂的句子,即便是日常会话也大都无法表达清楚。

对于我,与他人交流的主要方式就是笔谈。笔谈,自然就是要把所说的话逐字逐句写下来,这对于能够听到的一方来说,想必会感觉很麻烦,然而它却有一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无需特别训练,只要会看会写,残疾人与健全人,无论是操着日语或是操着其他语言,都能进行即时的交流。

要看到笔谈不是只有不利的一面,如果能活用其优势,那它也会对公关一职起到帮助作用。当然,我在工作之初也并非没有不安,不过,凭借着在故乡青森积累的陪客经验,我现在依然在夜银座工作着。

我总是随身携带着我的“伙伴”——我心爱的钢笔,以及手掌大小的笔记本。钢笔是卡地亚和万宝龙的钢笔,年代很是久远,是某人给我的留念。笔记本里面是法国老店罗地亚的内页,外面套着爱色丽公司的软牛皮封面。它们是我最得意的伙伴。

我的笔谈陪酒人生,是在这两个伙伴的陪伴下一步步走过来的。


☀ 品牌推广



无声新闻网

【新朋友】点击上面蓝色字无声新闻网关注

【老朋友】点击右上角按钮可分享并收藏本文

欢迎您关注无声新闻网shenghua2501314官方微信平台,传播全球聋人文化,推广东南亚文化之都,打造无声新闻网最具有影响力的微媒体平台这就是真正的无声新闻网,值得你们获益匪浅!